小草們的移民潮


小草們的移民潮

蔡政府明年基本工资涨5% 网却惊恐这件事发生

(圖/本報系資料照)

臺灣政治將青年族羣視爲新興力量,青年積極投入政治相關活動不遺餘力,是從2014年「太陽花學運」開始,至今發展將滿十年,當初的學運是針對《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遭強行通過審查表達不滿所出現。這股太陽花學運創造出來的年輕能量,後來被民進黨吸納,讓民進黨有機會從2016以後接連兩次執政。

但是,2024年這股年輕人的能量,卻被轉化成支持民衆黨柯文哲的力量,其緣故爲何?從柯文哲在敗選之夜,依舊毫不氣餒的宣示,「下一個4年,我們一定可以執政」來看,柯文哲是將總統目標訂在下一個4年,主觀認定民調5成高中生都挺柯,另外還有「青年政策」廣泛掀起網路聲量,民衆黨精算未來要靠首投族謀取總統大位,凸顯柯文哲想以世代交替的力量,以過渡到政黨輪替。

當然,支持柯文哲這股白色的年輕力量是否真的是純白色的,倒是令人質疑。聯合報資深報人黃年在他的評論文章中就指出,一些「綠色政治移民」也是支撐柯文哲的重要力量。

其中,包括柯文哲、黃國昌與陳昭姿即可謂是三種不同類型的「深綠出走者」。他們作爲「綠色政治移民」的領導者,從大選結果顯示,多數綠粉如今已轉爲柯粉,柯帶着這些原綠粉出埃及,並許諾他們走向應許之地。

因此,民衆黨是一個「綠色政治移民」的中途站。這些移民對臺獨的基本教義已經產生批評意識,更對民進黨在清廉政治及民主操持上的腐敗產生憎惡。他們要走出民進黨,但不願走進國民黨,因此以民衆黨爲中途之家。

霧初雪 小說
神级农场

這可以說是臺灣政治一個深度轉化的過程,從太陽花學運支持綠營,再從綠營出走進入白色的中途站,這羣由老樹率領的「小草們」,真能長成一片森林,或者最終枯萎成一片政治沙漠,端看柯文哲與8席不分區立委如何在藍綠兩陣營中合縱連橫。

水产品销陆再遭挡 陆委会:勿为两岸贸易制造障碍

當然,依據黃年的論述,柯文哲與「小草們」還未長成大樹之前,目前仍具有「中途性」的特性,最微妙的表徵顯現在大選中,民衆黨的羣衆場合出現大量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這在民進黨的場合是不能想像的,但像陳昭姿這樣的臺獨,卻在國旗簇擁下跟着主張「臺獨都是騙子」的柯文哲嗨翻了天,不能不說這是政治奇觀。

若世界处于黑夜

而依照黃年的觀察,這一股綠色政治移民潮,其實蘊蓄着臺灣跳脫藍綠政治的生機,值得珍惜,但如今卻只是走到中途,他們若想取代藍綠尚待努力,畢竟今年的得票率僅26.46%。路漫漫其修遠兮,何去何從?

民衆黨選後陷入「民調失準」困境,他們對於內參民調與外部民調大相逕庭提出解釋,但是敗選卻是檢討年輕族羣投票率低等,甚至還提「國家級警報」介選以及「仿郭臺銘簽名」支持侯友宜等問題影響選情,只是上演關門大戲,光從內參民調至上的霸權心態,不難看出整個政黨正在陷入內卷同溫層的危機當中。

《国际经济》经济好转 春燕飞日报喜

所以,柯文哲這次總統大選靠着「小草崛起」築起一片草原,使得政黨的空戰模式成形,同時擁有最佳社羣媒體聲量,也成功轉換成爲選票。然而,柯文哲想凝聚第三勢力的政治版圖顯然過度樂觀,畢竟「一人政黨」撐起一片天,如果黨內本身沒有新穎作法終究會式微,走向國、民兩黨支持者老化困境,「小草」戰術在4年後面對新局勢,誰能保證可以長成一片森林!(作者爲臺灣國際戰略學會副研究員)

新娘的条件(禾林漫画)

沙国和俄罗斯研议延长减产至明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