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下架箝制言論自由的綠色新威權


中時社論》下架箝制言論自由的綠色新威權

中國時報社論

苏明渊夺歌王不自满岁末献出《敢敢》

針對2020年中天新聞節目播出臺商父親call in,談論其兒子由中國大陸返臺後的相關防疫醫療資訊及過程,遭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認定影響防疫並裁罰40萬元一事,經中天上訴後,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北高行)判決NCC原判決廢棄,形同打臉NCC的行政處分。這已是NCC對中天訴訟的第10次吞敗。

不當裁罰 訴訟十連敗

NCC否認有所謂10連敗的說法,表示法院最終判決還未確定,換言之,北高行退回判決後,NCC仍不打算善罷干休,還要繼續與媒體纏鬥下去。事實上,自陳耀祥擔任主委以來,NCC訴訟費及法律諮詢費預算暴增。根據立委提供的資料,在NCC前任主委詹婷怡3年任內,每年編列的訴訟及法律相關預算僅150萬元,但到了今年,預算已高達1310萬元,是前任主委任內的8.7倍。

立委質疑,NCC的官司愈來愈多,只能以訟止訟,而陳耀祥辯稱,「NCC都是被告」。問題是,若非NCC以羅織罪狀的方式刻意刁難媒體、進行不公不義的政治迫害,媒體又怎會提起訴訟自保呢?陳耀祥領軍的NCC特別針對中天進行「找碴式」的懲處,共裁處中天電視臺25件內容違規案,如此海量裁罰「不順服」的媒體,就是要收殺雞儆猴之效。

铭传大学龟山校区气爆!学餐玻璃炸飞喷溅 男宿紧急撤离

此外,自蔡政府執政以來,即不斷透過各種修法動作,企圖全方位掌控媒體、限縮言論自由。2022年6月,NCC將大幅修改過的「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更名爲「數位中介服務法」,外界赫然發現,該法以所謂的「網路管理」之名行管制言論之實,例如草案第18條授權各主管機關,若認爲資訊違法,得向法院聲請資訊限制令,且在法院做成裁定前,主管機關得以對該資訊進行「加註警示」的處分,時間最長可達30日。

如果事情發生在選舉期間,主管機關可以對特定候選人的相關資訊加註警語,以致限縮資訊傳播、影響選情,極不公平。2018年九合一大選前,警政署大動作召開記者會表示,假新聞、假訊息到處傳播,對選舉造成了嚴重的干擾,因此中央聯手地方警政單位積極偵辦,一共受理了64件所謂的選舉假新聞,並移送了40件。如今4年多過去了,這些移送的案件多無下文,足見當時政府的目的就是要造成輿論的寒蟬效應而已。

神醫小農民 炊餅哥哥

由於社會反對「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的聲浪如海嘯一般,當時的行政院長蘇貞昌不得不叫停,將草案退回NCC。

一再修法 圖掌控輿論

然而,蔡政府不死心,一計不成再生一計。今年228連假前夕,國防部公佈《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修正案條文,根據該草案,總統發佈全國動員令後,爲了「因應新聞及不實訊息處理」,政府可以隨時納管、徵用新聞媒體、網路媒體、自媒體、社羣平臺及從業人員。政府掌控媒體、箝制新聞和言論自由的企圖昭然若揭,引發社會譁然。

中职》转队过来人王胜伟送3字心法 林泽彬想讨教守备观念

乱了方寸 小说

此法涉及單位不只國防部,還包括內政部、教育部、文化部、NCC、數位發展部等,影響範圍非常廣,可說是集蔡政府全方位掌控民衆思想、精神、言論和新聞自由之大成。由於社會對《全動法》修法強烈反彈,最終蔡政府決定暫緩。民進黨政府無時無刻不在測試媒體輿論和社會大衆言論和新聞自由的底線,一個法修不成,就換個名目由不同單位再提出另一個修法。然而,無論是修什麼法,換湯不換藥,究其核心,就是要全面掌控媒體。

透過NCC不斷找中天麻煩、放任親綠媒體的雙標作爲,重塑媒體生態,再透過各部會不斷提出各種修法,企圖從源頭掌控言論和新聞自由。面對如此鍥而不捨的專制邪惡政府,媒體怎能一意扈從?因爲「今日中天,明日就是你」;民衆又怎能不警醒?因爲一個不留神,政府就掌控了你的思想言行。

情深入骨:隱婚總裁愛不起 東方妖月

陳耀祥和他所領導的NCC,已淪爲民進黨政府箝制言論自由、打擊異己的工具,不只陳耀祥沒資格擔任NCC主委,喪失獨立機關精神的NCC也不配繼續存在,選民應在下次選舉時下架民進黨。全民要覺醒,一起抵制這個沒收新聞自由、封殺言論自由的綠色新威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