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廣場》臺灣不是阿富汗,但…(江靜玲)


時論廣場》臺灣不是阿富汗,但…(江靜玲)

圖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拍攝的因戰亂逃離家園的難民。 (新華社)

阿富汗局勢直轉急下,誓言將像獅子一般重返的塔利班戰士,已佔據了首都喀布爾。美國大使館人員從阿富汗倉促撤離、阿富汗總統甘尼狼狽逃離喀布爾、英國派武裝重兵前往阿富汗確保其公民安全撤離,英相強森召回休議中的國會緊急討論阿富汗變局,英國國會前次面臨如此情況是2014年轟炸伊斯蘭國(IS)。

赖清德选党主席 柯建铭:蔡英文没有跛脚问题

阿富汗喚起了當年美軍從越南撤軍,任由西貢淪陷的記憶。對於在防禦和安全上向來依恃美國的臺灣,阿富汗成爲另一記示警。臺灣會不會成爲下一個依賴美援的犧牲者?在這一點上,臺灣人是需要有信心,臺灣不是阿富汗,臺灣是一個民主、自由、開放、性別平權的國家。

拜登政府從阿富汗撤出美軍的決定,是一個比錯誤還糟糕的決定,對美國領導的西方盟國而言,這是一場戰略大失敗。此刻,許多人可能忘了其實與塔利班談判承諾美國在今年5月底撤軍的是美國前總統川普,而且那是一項單方面的協議。拜登未料到的是美軍拖延撤離時間,引發塔利班如此巨大攻勢,包括針對美軍在內,證實了西方這場對塔利班的「永遠的戰爭」從未贏過,且確實無法贏。

阿富汗前景黯淡。塔利班20年後重返執政,對許多阿富汗人將造成可怕的影響,尤其是婦女。塔利班嚴格執行伊斯蘭對女性的規範,不得工作、不得上學,必須蒙面,未有家中男性陪同不得出門。一如絕大部分的衝突區域,婦幼是最大受害者,在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尤其爲甚。

這場崩潰的後果,影響所及將遠超出阿富汗。西方國家,包括英國在內的歐洲各國不可避免的將面臨另一波難民潮;難民外流可能動搖阿富汗鄰國的穩定。這種情況在伊拉克、利比亞和敘利亞都發生過。

邪王娶妻,廢材五小姐 小說

大國競爭是另一個焦點。美國撤軍,讓中國、俄羅斯有填補戰略真空的機會;塔利班領導的阿富汗更可能再次成爲伊斯蘭主義全球聖戰的避風港。西方盟國這次在阿富汗戰略上的失敗,對西方陣營在這個大國競爭時代會產生什麼影響,美國還能在與中國競爭下佔上風嗎?

值得注意的是,重返喀布爾的塔利班已不再是當年只知把千年大佛遺址炸掉的激進組織。在美軍撤軍前,塔利班一方面拒絕與英美和歐盟談判,一方面則積極與俄羅斯、伊朗接觸,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7月底與中國外長王毅更在天津高調晤面。凡此種種可以窺知,塔利班看到了在大國競爭時代,國際政治重新洗牌,透過合縱連橫,塔利班在國際政治現實下的新機。

國際政治錯綜複雜,東西陣營和價值觀如此涇渭分明,卻已許久未見。大國競爭中,美國需要說服盟友和合作夥伴的是讓他們相信西方的政經模式值得捍衛,美國也會捍衛這些模式和價值。但目睹阿富汗的絕望景象,美國和其西方盟國的說服力實在難以令人信服。

能率网通董事长胡湘麒 被动元件战将 有套经营胜经

臺灣不是阿富汗。但臺灣需要謹記,阿富汗一夕變天,再次證明在國際政治現實下,沒有什麼不可能發生的事。做爲棋子或下棋者,此刻的臺灣比任何國家都需要慎思。

电力资源供需报告 应定期揭露